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完本小说 -> 都市言情 -> 鏖战万星盟

第507章 小弟出马代兄夺美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心中确实喜欢这个小伙子,还有不能忘记自己的任务,海伦收拾了一下心情,对挪丁说:“这位小哥哥,说心里话,我很喜欢你,可惜你不是城主!你如果能成为城主,我就嫁给你。”
挪丁心中一动。
这是什么情况?
于是问她:“刚才说过,你和我妈很像,你要不要和她见上一面?跟你说吧,我妈是我妈,但不是我三个哥哥的妈妈,现在的城主挪丙是我的三哥。”
海伦说:“我愿意见见你妈妈,没准是我的家人呢!她一定很好,从小哥哥你这里可以看出来;可是要见你妈妈,你大哥是不是会拦阻?”
挪丁说:“估计他会,可是我可以想办法。”
海伦歪着头看着挪丁,觉得这小哥哥越看越可爱。
不由说道:“小哥哥是不是喜欢我?”
说完,感到脸都发烧了。
这种感觉似乎是第一次出现。
在师父和师姐给她交代任务的时候,说得那些话比这个露骨多了,可是她没有一丝感觉。
挪丁还是一个初哥,对海伦虽然有很大的好感,可是当面说出来,还是有些腼腆。
脸先红了,然后点点头,却没敢看人。
海伦心中的柔软,颤动了一下,笑着说:“我记住了,小哥哥!我也喜欢你。”
挪丁的几个弟弟都在那里看着,其中的八弟挪辛气愤地说:“四哥!这海伦姑娘如此喜欢你,你干脆娶了她!三哥那么丑陋,哪里配得上海伦姑娘的美貌,也就四哥你还能跟她棋逢对手!”
七弟挪庚附和道:“没错!三哥当城主也就算了,我们继续支持他,也算对得起他了!惹恼了我们,城主他也别干了。”
挪丁听了,似乎意动。
不过他想了一下,还是拒绝了弟弟们的怂恿:“老爸是不愿意看到我们弟兄相争的,算了,我们还是给三哥复命去吧。”
一直听着几个人说话的海伦,眼中光彩瞬间暗澹下来。
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一声暗叹。
“这就是我的命吗?真的要嫁给那个丑八怪?”
其实,她来之前,就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可是人都有美好的心愿,尤其是看到希望的时候,不会放弃。
海伦也是如此。
如果没有看到挪丁,她也就逆来顺受了。
哪里知道,第一个遇到的不是那个丑陋的城主,而是他英俊的弟弟。
她黑暗的前景中,出现了一道光明。
现在,随着挪丁的决定,她的那道光明,虽然没有彻底熄灭,也被遮盖得所剩无几了。
挪丙城中城主府,城主挪丙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海伦一来,就进入洞房。
那个时候,没有那些繁琐的仪式。
如果是该隐的族裔,陈百草建立起来的那套婚嫁规矩,在平常日子,还是被遵守的。
可是在塞特后裔族群里面,却没有那些已经形成规矩的东西。
本来按照陈百草的打算,也是要把婚嫁制度推广到塞特的族群的,后来由于清剿异种生物以及返回后世,未能继续。
不过,即使是该隐的后裔平时遵守,战时也被放弃了,更不要提现在的挪丙了。
他作为城主,大权在握,基本上是为所欲为,不受限制,跟后世的强盗,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即使如此,他作为一个城主,对待这样一件大事,还是有一些仪式。
首先,他把自己的父母都请了过来。
就是拉麦和他的妻子们,包括挪丙的生身母亲、以及挪丁的生身母亲。
其次,就是他的两个哥哥,一个是挪甲,另一个是挪亚。
等到父亲、母亲、二妈、大哥挪甲、二哥挪亚坐定,挪丙也坐下来,跟他们汇报自己的计划,说很快就能把人抢回来。
对他的作法,拉麦、生母、大哥挪甲都不置可否,反正这是一个他们行之已久的习俗。
二妈则是脸上闪过一丝痛苦。
大概是让她回忆起自己的那段经历。
不过,她自己也没有说什么。
本来她在家族事务上,就没有什么发言权,除了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负有一部分管教权以外。
而二哥挪亚是个义人,对这种作法是非常反感的。
他严肃地说:“三弟!你这样做,是违背了天意,是非常错误的!你作为城主这样做,是带了一个坏头,给你的城民树立了一个坏的样板!”
拉麦似乎要说几句,支持挪亚,可是一样看到自己的二妻,也是抢来的,上梁不正下梁歪,算了,还是不说了。
挪甲起身要走,撂下一句话:“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没空管,也没心管,我城里一堆事情,走了。”
挪甲既然是老大,也早就独挡一面了,他现在是挪甲城的城主。
其实拉麦的城池最大,人多地广,不过他是老一辈,他不在的时候,自有人帮助他打理具体事务。
他们在西乃山上建立的这些城池,都是临时性的攻防工事,真正的永久居所都在他们的领地。
看到没有人支持他,二哥还反对他,挪丙不禁怒火万丈,冲着挪亚就是一顿咆孝。
“二哥!有你这样当二哥的吗?你这是骑驴的不知道赶脚的累,你知道吗?你看看你自己,不但你自己已经娶妻生子,你的三个儿子都一个个娶了妻子!可是我呢?比你小不了多少吧?比你的儿子肯定大多了吧?可是百多年来,还不是一直是光棍儿一条,你关心过我吗?你搂着个媳妇冬暖夏凉的,我光棍儿一条,搂什么?你的那些儿子搂着个媳妇传宗接代,我啥也搂不到,传宗接代个屁!你作为三哥,关心过我吗?还是你派出你的三个儿子探望过我?你还跟我提什么开坏头儿,我只孤老头儿一个,你们不该照顾我一下?你才是开了坏头儿!”
挪丙如此一通乱喷,众人都傻了眼。
原来丑八怪也是有不少想法的!
虽然大家对他的说辞不以为然,可是有些说法,不得不说,还是有些道理。
所以,听了以后,产生了一些愧疚。
一有愧疚,就难以反驳了,大家一阵沉默,全都保持不语。
大概说顺了嘴,挪丙一看大家都被被他说得哑口无言,接着再来,看来他的委屈也是积累不少,非止一端。
挪丙喘了一口气,张口接着喷,那神情,就是一个天下人都欠了他二百吊大钱一样。
“再说了,你别跟我提什么天意,我等了差不多二百年,也没有等来一个媳妇,难不成天意就是让我永远打光棍?我跟你们一个一个的比,不就是长得丑吗?那又不怪我!那是我爸我妈二人共同犯的错,我一点儿都没有参与!自从我懂事以后,就知道人都是这样,喜欢好看的,讨厌难看的,我就开始努力往好看的方向发展,可是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我努力了一百多年,一点儿效果都没有!你们说,这是不是上天对不起我?三哥,尤其是你,动不动就是遵循天意,你还好意思说,是我违背了天意吗?”
作为一个义人,挪亚是完全地无条件地遵循天意的,当然他也理所当然地认为所有人都应该如此,但是他没有能力说服其他人和他一样。
因此,听了挪丙一套话,也感到束手无策了。
因为他也不能在自己的族裔里给挪丙找一个媳妇。
虽然族里的人都是由父母或者兄长安排婚配,可是起码女方的人不能强烈反对。
就挪丙那个出人意料之外的长相,女方的父兄长辈看了就不可能通过。
更别提那些当事人了。
年轻女孩都一听到他的名字,就跑得唯恐不远,如避蛇蝎。
还有一个女孩,竟然当场给吓死了!
不得不说,那个时候人们还是比较单纯的,财物虽然也是婚姻考虑的一个因素,但是不是决定性因素。
如此一来,除了硬抢一个外族女人来当媳妇,挪丙的老大难婚姻问题,真的无解了。
对待无解的问题,挪丙的解决方案,就是违背天意,抢一个女人。
挪亚的方案,就是宁肯没有媳妇,也要遵从天意。
他知道,婚姻本神是符合天意的,最早的一对就是一点原的亚丹和尹吾,只有符合天意的婚姻,才有上天的保守和祝福同在。
这个事情,和其它的事情一样。
三弟这样违背天意,去追求一个婚姻,从中得到一个媳妇,没有上天的祝福,实在是舍本逐末,最后终究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既然三弟听不进去劝告,多说无益,挪亚叹了一口气,走人了。
眼不见为净便是,这个世界上罪恶太多。
况且,他还有更大的事情在那里等着他去做,够他忙的。
挪亚刚走,挪丁就到了,当然带着海伦。
有的时候,事情的巧合就是令人遗憾无比。
如果挪丁早来一步,配合挪亚的坚决反对,很可能就出现翻盘的效果。
可是挪亚一走,现场剩下的人,再也没有反对派。
挪丁就成了孤掌难鸣的独自一人,他甚至提出反对的机会都没有了。
现场的其他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和主人挪丙一样,急等着进洞房了。
事实上也是一秒钟都没有耽误,海伦直接就被送进了那个专门用来当作今天洞房的房间。
随着进去的还有海伦的两个陪嫁的侍女。
这在当时也是一个习俗。
这样的侍女,是随着主人一起嫁人的,也就是成为男主人的小妾。
妻妾成群,就是这样来的。
这个过程,不需要特殊的程序,就比如其它的嫁妆一样,没听说为一个镯子还举行一个交接仪式的。
既然抢人大功告成,挪丙感谢了挪丁,也立刻兑现他的嘉奖令。
把挪丙城的一半奖给了挪丁,还任命他为第一副城主。
特别强调,他新婚期间,城市管理的一切事务,都由挪丁负责。
说完以后,他就急忙赶往那个临时洞房,意欲成就好事。
也难怪他着急,一百多年的老光棍,搁你你也急,甚至远远不如他沉得住气。
挪丁接受了任命和奖赏,还打算谢谢三哥的信任,躬身一揖,说道:“谨遵城主命令!”
然后直起身来。
一看没人了。
挪丁顿时急了。
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呢!
大喊一声:“三哥!留步!我有话说!”
挪丙头都没有回,向后挥手:“我没空!告诉你了,一切事情都归你全权处理!”
挪丁眼珠一转,大喝一声:“挪丙听令!”
挪丙一听,顿时愣住。
回头疑惑地问:“你是在命令我?”
挪丁道:“不是你说的,一听事情都归我全权处理吗?你自己当然也算在一切事情之内!”
挪丙心中大怒!
可是转头一想,自己确实没有说清楚,而且这个时候,不宜另起事端,耽误正事。
于是按捺下自己心头怒火,冷哼一声问道:“到底什么事情,竟然耽误我入洞房?”
挪丁只要制止住挪丙,就不着急,笑着解释说:“不好意思啊,三哥也不必如此着急啊!是这样的,在我活捉海伦的时候,她提起,可能和我妈是亲戚,也就是说我妈的老家和海伦的老家是一个老家,所以她要求和我妈相见一下,认认亲,如果真是一家,经过认亲,岂不是亲上加亲?如此,你也可以得到我妈也就是海伦的家人的支持,岂不妙哉?”
其实,挪丁也是有枣一竿子没枣一棍子的瞎联系,反正也没有人和他对证,能达到他的目的就行。
早先,他可是答应海伦引荐一下她和母亲见面的,而且也预期挪丙城主会拦阻。
哪里想到事情发生了变化,那个挪丙为了专心致志入洞房,把大权拱手相让,挪丁岂能不善加利用?
他正在发愁没有办法把自己的应诺办到呢。
挪丙一听,还有这事?
当时就是一愣。
挪丙虽然被打断兴头,很是生气;同时也在心里窃喜了一下。
二妈的家里人,好啊!怪不得那么漂亮!
这个时候,挪丁又加了一句话,作了一个补充说明:“对了,再强调一次,海伦的亲戚,是我妈,不是你妈。”
对于这个比较粗鲁的说辞,挪丙没有任何反感。
心里还在那里松了一口气。
幸亏是你妈,而不是我妈!
正如他前不久对挪丁提起的那些,他向往的是他二妈那样的美女,而不是他母亲那种。
他虽然嘴上没有说,可是心里,却嫌他母亲相貌丑陋。
典型的儿嫌母丑的不孝子孙。
可是这次还没有容他说话,有两个人就有了动静。
一个是拉麦,一个人是挪丁的母亲,也就是挪丙的二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