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完本小说 -> 科幻灵异 -> 撼陵谱

佛海渡道徒 第六十二章 暗道(上)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赵二木骂了句晦气,疑惑道:“棺材里原本就这么穷还是明器让人摸走了?”
“妾身感觉只是单纯的寒酸,先到这里的只有齐老太一人,棺中就算有明器,她也不可能自己全摸干净啊?”
“四娘说的不错。”鬼脸道士附和道:“从这具棺材上就能看出,平都公主下葬时应该没多大排场。”
“何以见得?”
“你们看啊,棺材的用料只是普通的圆柏木,这在柏木中都属于下品,咱们常说棺木有三六九等之分,这里抛开阴沉木那一类世间罕有的品类不谈,常见棺木讲究个‘一檀二楠三柏四杉’,稍好些的柏木还能殓个土财主啥的,要再往下就都是老百姓用的了,而且人死后棺材最为重要,是死者贴身安眠之物,这方面平都公主尚且如此简陋,那其他如陪葬品等物就可想而知了。”
“哇!跟你们倒斗也算长见识了。”赵二木听得连连点头,但转念一想,又不禁问道:“不过她终归是个压寨夫人,不至于连个贴身首饰都没有吧?”
“这谁知道,兴许他们寨子后来落魄了也说不准。”
“落魄了挖这么大一座墓?倒驴不倒架呗?”
“是啊道长,妾身忽然也有点看不明白了。”何四娘疑惑道:“薛守鸮的棺材虽然普通,但外头却套着石椁,丧葬规格可以说丝毫不减,如果再结合整个陵墓的规模来看,怎么都不像是连陪葬品都拿不出来的样子啊!”
鬼脸道士闻言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你如果要提斗的规模,那疑点可就更多了。”
“怎么说?”
“因为斗的规模实在太大了。”鬼脸道士回道:“这斗就算放在皇家,若想建成至少也得三五年,你们说这是该出自山贼手笔的东西么?”
何四娘与赵二木闻言纷纷点头:“对啊,如果他们山寨寒酸到连陪葬品都拿不出来,又怎能建成这么大一座陵寝呢?”
“所以说这里头矛盾的地方太多了,一定有什么关键点咱们没找到,比如那个救了平都公主的子神将军。”
“子神将军?道长为何突然提起他了?”
“因为贫道怀疑前面墓室中的尸王…”
“就是子神将军?!”
“对,你们看。”鬼脸道士说着摸出怀中玉佩:“这是贫道先前在尸王棺中摸到的。”
“鼠形玉佩!”何四娘惊呼道:“妾身险些忘了道长还捡过这个东西!”
“什么玉佩?我瞅瞅。”
鬼脸道士将玉佩递给赵二木,后者接过看了看,然后好奇道:“看形状的确像只耗子,这是尸王的?”
“肯定是了,东西就在它棺中发现的,而且能作为贴身陪葬的物件,这枚玉佩生前对于尸王来说必然极其重要,。”
“很有可能就是身份符信。”何四娘接口道。
“对,我们都知道鼠为子神,所以贫道怀疑尸王就是子神将军。”
“有道理。”赵二木点头道:“尸王没烧秃溜之前,浑身装束确实有点将军模样,可就算他是那什么将军,这和我们怀疑的问题又有什么关系?”
“当…”鬼脸道士想了想,决定还是先不把自己祖传玉佩的事情说出来,他现在有种强烈的预感,那就是自己仙家太保一脉,极有可能与这位子神将军有关,甚至关于整个陵寝的建造,他隐隐都有了丝头绪,不过此事太过复杂,又牵扯到自己身世,所以鬼脸道士准备等证据确凿了再说,于是立马改口道:“当然有关系,因为贫道发现齐老太之前再三折回墓室,似乎就是想寻找这枚玉佩。”
“哦?还有这种事?”
“嗯,那时你二人正在护送赵老大出去,齐老太本来有机会向外逃,但她并未那么做,反而冒险溜进了青铜椁里,恰巧贫道当时躲在椁后,对她在椁中摸索的情况听得是一清二楚。”
“那也没法确定老妖婆就是在找玉佩吧?”
“不找玉佩找什么?那棺中除了玉佩比贫道兜里都干净,何况贫道不光是听的,还亲眼看到她在里头摸索了,也正因为老妖婆撅着屁股背身这个机会,才能让贫道逮住她以报了往日之仇。”
“可她找这玩意儿做什么?”赵二木翻来覆去又看了看玉佩:“无非就是用玉雕了个耗子,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啊?老妖婆此次夹喇嘛是奔着长生术来的,难道这玩意儿能让人长生不老?”
“别提长生不老那茬了,咱们已经分析过了,这斗从建造伊始就是个圈套,和长生术扯不上丝毫关系。”
“那她冒险寻找这枚玉佩,总该有个理由吧?”
“肯定有原因。”何四娘接口道:“齐老太行事目的性非常强,绝不会做无用功,妾身觉得咱们应该好好搜一遍这间墓室。”
“四娘觉得墓室中藏有猫腻?”
何四娘点了点头:“很有可能,妾身的直觉一向很准。”
鬼脸道士与赵二木闻言不禁相互对视了一眼,搞不懂这女人怎么忽然玩起了意识流,口中倒也不敢反驳,只能说道:“那咱们就搜一搜吧,反正来都来了不是?”
三人立马开始在墓室中分头行动,鬼脸道士手中萤石最亮,于是便由他负责搜索棺椁内外的范围。
鬼脸道士先是跳进石椁,在棺椁间隙中摸索一圈无果后,又翻身爬进了柏木棺材中。
棺中空间不大,显然这是为平都公主专门打造的女性棺材,鬼脸道士蹲在里头只要稍不注意,手脚便会碰到平都公主的尸骨。鬼脸道士没办法只能边搜索边道歉,他做盗墓贼多少也有些底线,一般不去破坏墓主人的尸骨,这是他那位南方短命师傅立的规矩,在一众没底线的土夫子中也算是朵奇葩,也更加印证了盗门中‘好人不长命’这个血淋淋的观点。
不过鬼脸道士饶是这般小心翼翼,依旧难免踩断了平都公主几截骨头,更沮丧的是搜到最后还一无所获,惹得他忍不住一屁股坐到棺首上,口中连连痛骂晦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