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完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漫威魔法事件簿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内部分化(第一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保守派九头蛇与激进派九头蛇之间的区别,仅仅在于是否与血统有关。后者发展的极致便是前者,比如洛克菲勒、科恩、罗斯柴尔德、瓦伦堡等家族……无论是否关上进步、民主、自由、打破阶级固化等名义,前者曾经身为贵族阶级还需要承担义务,后者发展到极致则会成为前者,两者的真正目的都是成为不需要承担社会责任的终产者。”
皇帝敲了敲桌面,示意康斯坦丁自己倒一杯蔬菜汁,汉谟拉比也不能逃过去。
摆放在花园里的英式下午茶小圆桌此刻摆满了各类肉食,,围坐在白色小圆桌旁的巨人让这张桌子看起来像是一张矮凳,看起来有些不搭调。然而更不搭调的是庄园另一边的游泳池烤肉派对,巴德尔兜兜转转还是来到了皇帝这边,因为另一边正在进行的是女性茶话会,罗莎声称要和贝优妮塔以及贞德说一些悄悄话。皇帝也没有刻意瞒着巴德尔的意思,见到他走过来就让汉谟拉比搬一把椅子,然后继续向禁卫军们分析保守派九头蛇与激进派九头蛇之间的区别与共同点,仿佛这不是一场会议而是一次午后闲聊。
大约需要还二十二分钟,阿蒙乘坐的亚轨道飞行器才能降落在庄园里。
“没有必要屠杀所有保守九头蛇家族的继承人,即便这是一个不错的方法,但是没有必要让我们亲自动手。”皇帝皱着脸喝下了蔬菜汁。这是写在营养菜单上的必需品,黛娜在对待主人饮食健康方面非常严苛,就连禁卫军也没法插手。“继承人无穷无尽,那些保守派家族放任私生子泛滥就是这个原因,数百年的潜伏与繁衍早就让保守派九头蛇构建出了一套血缘关系网络,这种关系或许是接受慈善基金会捐款的单身母亲,或许是名义上接受人道帮助的孤儿寡母。”
“必要时刻那些与九头蛇没有半点关系的人就会成为新的继承人,确保血脉不会因为献祭仪式断绝。”巴德尔此刻开口说道,“在我那个年代,很多贵族都有这种把戏,就连王室也会有秘密的私生子继承人或者流落民间的远方亲戚。”
“没错,这是保守派九头蛇家族最大的秘密。”皇帝点点头,同时庆幸自己有机会能放下难喝的蔬菜汁,同时很高兴巴德尔能够参与到讨论中。“真正血缘单薄的只有马利克家族和李斯特家族这种偶然情况,如果不是上一代马利克家族男性的决定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两个家族的人数肯定会多上一倍,正因如此我才会选择将这两个家族捧到保守派九头蛇的统治地位。”
“这样一来,马利克家族和李斯特家族为了巩固地位,自然而然就会与其他保守派九头蛇家族产生敌对,所以斯蒂芬妮和戴安娜才会一开始就走得这么近。”康斯坦丁同样默不作声地放下了蔬菜汁。虽然他并不在意味觉享受,但西蓝花榨汁的味道还是太恶心了,现在汉谟拉比都有些羡慕到美国东海岸出差的阿蒙了。他说,“相比起利益,那些保守派大家族更在意家族能否延续,或者说,能否将资产留在家族里。之前马利克家族清洗保守派小家族的行为已经破坏了贵族派之间的共识与信任,造成了不可弥合的裂痕,从此往后他们会始终站在我们这边。”
“没错,最坚固的堡垒永远是从内部攻破的。没有分歧就创造分歧,等到矛盾酝酿到闹出人命的地步,仇恨就会取代利益分歧,到时候就没有人记得最初的分歧是什么了。为了避免保守派重新团结起来,我们必须不断制造不可调和的分歧,保守派的分歧越大,我们抓在手里的军工复合体和华尔街投行就越强大。”皇帝信誓旦旦地说道,“等到斯蒂芬妮和阿蒙一起回到庄园的时候,我会找到她并且提醒她几句,吉迪恩·马利克很快就能明白我的意思。那个贪婪又胆小的老家伙,他很乐意吞并其他保守派九头蛇大家族的利益,只不过现在不愿意因为我的关系撕破脸而已。”
短暂的会议结束了,康斯坦丁起身行礼然后搭乘驶向通往停机坪的车辆,在那里天马重型突击运输艇去往拉托维尼亚,顺便还带上了一个保温箱,里面装着给维克多·冯·杜姆和戴安娜·李斯特的食物。汉谟拉比也在结束进食之后,重新开始担任皇帝的保卫任务,将整理干净的小圆桌留给皇帝和巴德尔。但是人造人女仆们并没有搬走所有东西,女仆长黛娜制作的蔬菜汁还是被留了下来,目测还有十几升的量,足以补充皇帝今日所需的大部分维生素。
禁卫军康斯坦丁目前是拉托维尼亚名义上最高的军事长官,即便如此他也需要率领第一机密团、当地民兵、基因改造战士、经过训练的正规军去对抗几乎永远不会消失的极端恐怖分子,这是目前效率最高的处理方式,一桩桩因为愚昧和贫穷造成的亲族残杀的血桉必须被永远埋葬。
“一般人到了这一步,就会想方设法开始吞并产业或者享受生活了。不是开始房贷和经营房产,就是参加上流社会交际舞会……虽然我没有亲身参与过,但贤者一族的社会调查却很详尽地展示了当时的社会构成。”五百年前的苦修士羊装不在意地说道,“离开驻地去往世俗社会时,每一位贤者都必须学习这些知识。所有证据都表明沉迷享乐是人类的天性,你无法强迫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斩断权力与金钱的孪生关系。”
“我不关心。”“我以为你很重视九头蛇教团。”巴德尔皱起眉头,“难道不是吗?”
“不。”皇帝翘起一条腿,“想要掌握权力的人有很多,我有足够多的人选,我只需要掌控权力的最终解释权即可。这就叫做政治斗争。”
对于皇帝或者禁卫军来说,工具只需要好用就行了,正如苏皮卢利乌玛斯面对的雅索克女王。经过一段时间的整理,来自卡玛泰姬的秘法师、绯红女巫旺达·马克西莫夫和劳拉·克劳馥终于从雅索克女王怪异的讲述中整理出了一套较为完善的传说故事,劳拉·克劳馥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统合雅索克族群的传说与中南美洲神话故事的关系,将雅索克族群中神祇的名称与其他传说一一对应,卡玛泰姬秘法师则依靠劳拉·克劳馥给出的专业建议和名称,以及卡玛泰姬图书馆内的记载,从神话关系、咒语以及浮凋照片等信息来源分析他们可能会面临的威胁。
未知事物最是恐怖,尤其是那扇不属于人类已知任何材料制成的银色石门,几乎所有数据都能表明那扇门背后的空间并不位于现实宇宙。这意味着开启这扇门就很有可能会直面外维度威胁,尤其是在羽蛇神苏醒带来的无尽灾难面前,大量饱受苦难的灵魂发出的合唱进一步增强了银色石门后的空间,非现实的门户极有可能会吸引更多超自然的掠食者,现在可能就有一只生活在暗影中生物在石门背后吃吃发笑,等待着某个蠢货打开这扇门。
一想到这个可能,几乎所有在场卡玛泰姬秘法师都觉得毛骨悚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