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完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铁血残明

第三百六十七章 颓丧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虞山先生身陷囹圄,江南士林万马齐喑,连天如先生也不再过问朝事,奸人当政正道零落,世事尚有可为乎?我辈皓首穷经所为何来?”
膝寓之内,方以智颓丧的盯着地上,庞雨偏头看了一眼,此时的龙眠狂生没有一点狂劲,看来这两年温体仁对复社的打击,确实让方以智对朝政失望,连继续科举的动力也没了。
“何老先生是致仕的阁老,也是东林一派的,虞山先生的事情,若是请他上本进言,皇上或许能听得进去。”
“老先生闭门谢客,连多年故交都不见,除了为桐标营上过本,方某未曾听闻他再过问朝事。”方以智长长叹口气,“罢了,事既不可为,我等都静观其变,想熹宗归天之时,魏阉何尝不是权倾一时,皇上不动声色之中扭转乾坤,少年天子尚且圣明如此,如今也没有让乌程祸害忠良的道理。”
庞雨听完口中附和,此来主要是打听钱谦益的消息,但显然方以智所知不多,对他在复社的地位需要重新评估,方以智了解的信息远不如阮大铖,说明没有进入张溥的核心圈子,张溥这种人能组织起如此庞大的复社,在江南地区建立如此庞大的影响力,绝非甘于平淡之辈,复社的消息只会比阮大铖更多才对。
现在想来,去年推举方正贤良科的时候,张溥就推荐的蒋臣,而没有推荐方以智,据阮大铖所说,张溥和张采在乡试之前就在各地请托,目的是举荐复社成员,实际上就是把持地方科举。去年虽然风声有点紧,但二张和核心成员仍在低调行事,这种情况下方以智还能落榜,就说明方以智还远远不是复社的核心成员。
那部望远镜已经束之高阁,《物理所》也不见踪影,书桌上只放了一本周易,甚至还能看到一层薄灰,显然方以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书。
“朝中动荡,但也非不可救药,方兄若左右看不进书,可返乡来安庆短住。”
方以智的眼神动了动,又缓缓摇头道,“听闻桐城已是村村残破,还是不看的好。”
知道此时无法提起方以智的情绪,庞雨也没有多说,跟方以智约了秦淮酒宴,便告辞离开。
两人刚走出书房,却见方孔炤坐在外边凉亭中,庞雨本没打算去见他,估计是门子告知的,只得走过去躬身道,“庞雨见过方先生。”
方孔诏微微笑了一下,起身朝着回廊走去,“老夫与庞将军说会话。”
庞雨略有点惊讶,方孔诏的意思是让方以智不要听,不过回想一下当年桐城民乱的时候,方孔诏也是心思深沉,很多事是不会让方以智知道的。
当下朝方以智点点头,跟着方孔炤往回廊下走去,直到离方以智有点距离后,方孔诏才停下。
“庞将军几年前尚在衙门当差,如今已名震大江,有人以为是运气使然,老夫却知道,将军是实至名归。”
“不敢当,方先生的边才之名,也是实至名归。”
方孔炤摆摆手,“边才之誉过于宽泛,若言带兵杀贼,庞将军确有真才实学,能以一营兵马破十余营巨贼,老夫不如将军。今日既有机会,想跟将军请教,与流贼战有何诀窍。”br>庞雨恍然,看来方孔炤的确已经复起在即,而且是要走兵备道或者巡抚路线,他不知道方孔诏丁忧之前的品级,但带兵的文官目前只有这两个类型。
“方先生自然知道,流贼实则战力不强,官兵剿贼不力,其因在兵而不在贼。兵制糜烂非自今日,在下以为本兵此番的专兵专饷就是切中要害,再后应是足兵足饷。”
方孔诏轻轻出一口气,明初之后兵制就一直在颓败,庞雨说的方孔炤都知道,大家也都知道,但谁也改变不了。
“若只说战阵杀贼,庞将军可有何秘诀?”
“战阵能杀贼,绝非仅靠运筹帷幄,靠的是操练、供给、武备,作战前后的哨探、调动、欺敌、物资补给。每一样都可以说上一个下午,其中多有来自戚大帅兵书,亦有小人略作增改之处。”庞雨都是泛泛而谈,这位桐城乡党若是边才起用,那应该是用于有战事的地方,因为异地任官的规定,是绝不会在南直隶当官的,那剩下的就是九边或涉及平寇的几个省份,目前的价值有限。
但守备营要扩张势力范围,也需要在外地建立官场联系,方孔炤虽城府很深,但总归是熟识,也是不错的交易对手,庞雨想想后还是道,“方先生若是有领兵的一日,在下可以派人帮忙操练士卒,若是需要武备,守备营的工坊里面也可以提供,方先生给个成本价即可。”
方孔诏露出微笑,“若有那一日,老夫自然也有回报。”
庞雨也不难堪,他与方孔炤在民乱时就当面讨价还价多次,反而是最好谈交易的,当下也回道,“在下一贯坚持公平交易,只要方先生的回报足够,在下可以亲自带兵助阵,大家都是桐城乡党,互相策应是应有之意。”
方孔炤双眼微眯,向着庞雨温和的点点头。
……
南京上新河码头,成群的挑夫合力抬着巨大的木材,身上的肌肉紧绷出纹理,喊着号子艰难的攀登码头的石阶,周围的行人纷纷避让,还有些外地来客在饶有兴趣的围观。
岸上江安竹木店二楼,周月如站在临江的窗前,密集的桅杆在窗外晃动,码头上人声鼎沸,各种嘈杂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并不让人舒服,但周月如却很平静,似乎很享受这样的环境。
“这里如此吵闹,周姑娘可还住得惯?”
周月如转头看着庞雨,“奴家没觉得吵闹,反倒觉得清净。这乱世之中能有这个安身之处,还要谢过东家。”
庞雨失笑道,“这里如何能称清净。”
周月如指指窗外,“这南京附近,就徽滩的西人最多,不时听些乡音总是觉得心安。”
庞雨往外边看了看,街上络绎不绝的经过竹木,竹木也是江上重要的大宗商品,上新河的这一段叫徽滩,是专门的竹木码头,是木材的集散地。
“这徽滩不是徽州人开的,怎会西人却多?”
“贩木的商帮里面就有西帮。”
“原来如此。”庞雨摸摸鼻子道,“可知道是谁举告你是西人的?”
周月如嘴角动了一下,挤出一点尴尬的笑容后摇摇头,屋中一阵沉默。
过好好一会后,周月如轻轻道,“跟流寇比起来,百顺堂里人人都是善人,奴家能说几句话的,也就这些人了,查出来又有什么味道。”
庞雨嗯了一声,周月如口音并不重,她是西人的事情只有安庆来的人知道,去年紫微星和混十万进犯滁州,南京便开始戒严,江浦那边抓到奸细,说已经有上千流寇的探子过江,南京城内到处清查西人,不知谁去江宁县衙举告。当时庞雨内外交困,县衙自然敢跑去百顺堂刁难,最后还是刘若谷送了些银子,才没把周月如抓起来。但城里是住不得了,刘若谷只得把周月如调到竹木店,这里处于城外,人口流动频繁,倒没有查得那么严。
“现在你可以入城去住,江宁县不会再来查。”
“不必了,免得又给大人添麻烦。”周月如看看庞雨笑道,“大人在宿松大捷,定然夺了银子,往日奴家担惊受怕,唯恐银庄的银子还不出来,到时连这安身之处也没了,这些时日才放下心来。”
“银庄的银子还是要继续借的,还会借得更多。”
周月如心头一惊,还不等她发问,庞雨又继续道,“以前周姑娘担心,是因为在下是空手拆借,这次咱们换个法子,以前是空手借来,现在按照县衙预收银一般,有抵押物的,银庄的账面上还能赚钱。”
“这次又要拆借多少?”
“比银庄的存银还多。”
周月如惊讶的道,“怎会比存银还多?”
庞雨把手撑在窗户上,盯着上新河的河道,“必定会比存银多,当然还需要有所准备。你家开纸店的,对纸张最熟悉,所以那贴票的事我指定让你来办。”
“贴票……”
此时门上一阵轻响,庞雨转身过来,只见郭奉友推门而入。
“大人,张军门有急令发往安庆,马先生抄了一份到银庄,另外史道台那边也来了消息,刘掌柜不敢耽搁,派人来报大人知道。”
“张军门什么急令。”
“老回回、八贼等十营从六安州出山,目前分两路往东,刘良佐的塘报上说俘虏交代,老回回要汇合混十万、紫微星两营,一起往扬州去,张军门让守备营增援浦六。”
“这群流寇真是阴魂不散,调第二司、陆战司至浦子口登岸,分驻江浦、六合。史道台又说什么?”
“说太湖、潜山寇警渐息,还有安庆府武学新创,史道台和皮知府说要请大人参加盛举。”
“武学这么快就办好了?”庞雨惊讶的问道。
朝廷的体制中,因为有武举考试,府县都可以开办武学,内地因为太平久了,一直没有这个需求,所以很少地方开办,至少安庆几个县都没有。但在九边地区则较多,财政方面的支持当然不如科举机构。以前的左光斗鉴于建奴崛起,极度提倡各地兴建武学,庞雨也跟史可法提过多次,由守备营与安庆府合办,都因为备寇和资金耽搁,没想到这次如此快。
“流寇东进,本官还不能回安庆,杨学诗既然任武学教授,让他代本官去参加,武学也是很重要的。”
……
“我分明是分到武学的,怎地变成了潜山的墩堡训导?”
“武学的训导空缺已满了,有举荐信也不行。”安庆守备署后院直房中,文书队的一个书手头也没抬,将一张纸扔回到桌案另一边,纸张卷动着飘飞,落在吴达财的面前。看書喇
吴达财养了几个月的伤,身形有些臃肿,脸长圆了一些,但气色并不太好,显得有些蜡黄。
他对书手小心的道,“这位先生再帮忙看看,我是百总受伤的,上次王把总说了,安排我去武学正合适,那里缺我这样当过百总的训导。”
“又不是王把总说了就算,他只能举荐,他写的举荐信多了,到底选谁去,那是总文书官、兵房司吏、总镇抚官、承发房一起定的,你们王把总也知道没选你去武学,你当那么容易呢。”那书手略微抬头瞟了吴达财的拐杖,冷冷的继续道,“人家武学也是要出操、演练的,演练你懂不懂,一天从怀宁走到望江,你这副样子,去了武学是能跑还是能跳。”
吴达财脸色阵红阵白,从怀里费力的拿出一张纸来,降低声调道,“这是我的夜校识字证,武学里面也要学识字的,我能教军律、操典……”
那书手终于抬起头白了他一眼,“教识字自然有文书官去,认得二三百个字就以为自个是读书人了不成?知道不知道文书官干啥的,谁都能当的么,我看你就是不知道,不然干不出来那种事。”
吴达财尽量控制着声音道,“庞大人说了要论功的,我是定的奇功,怎生安排去了墩堡。”
“庞大人说的论功是军中升迁,你都不在营伍里了怎生论功,再者也没说奇功就非得去哪儿,谁叫你受伤重来得晚,到处都等着用人,总不成把官位专给你一人留着。你现下来的,现在最好的去处就是潜山墩堡,限七月初九到任,你不去就当不要安置了。”
“能让我看看是否还有其他去处?”
那书手停下笔不耐烦的盯着他,“吴达财!你当这里是买菜还挑拣呢?出缺文册都是军机,由得你想看就看。自己真不知道咋地,就你干的那些事,除了第二司就没人愿意要你,如今你断了腿,能安排个墩堡已经是户房开恩了。我这边忙着呢,你要说别要在我这儿说,这是总文书官侯先生定下来的,要说跟侯先生说去。”
书手说完不再理他,闷头不停的写字,吴达财呆了半晌,将那张举荐书和识字证叠好,小心的放回怀中,临要转头时看了一眼那书手,嘴巴张了一下,最终还是没说出来什么,拄着拐杖出了门。
旁边就是总文书官的值房,吴达财犹豫片刻走到门前,里面有侯先生说话的声音,好像在跟工房的人说各司文书官的营房问题。
门那边还有一个人,看帽子是镇抚队的,手上拿着两张呈文纸,也是等着找侯先生的。吴达财低着头,等着里面说完了,他没敢和对面那个镇抚队的士兵争,继续在外边等候。
终于那士兵离开,吴达财正要进去,侯先生已经走出门来,吴达财连忙迎上,“侯先生好。”
侯先生骤见吴达财也愣了一下,随后留意到了他的拐杖,神色微微一动,很快又恢复了漠然的模样。吴达财有很多话要说,一时间却张不开口,侯先生盯了他一眼,摇摇头走了。
吴达财站在值房门前,周围的士兵军官走来走去,没有人理会他,仿佛他只是一座石雕。
不知过了多久,吴达财才缓缓走出守备署,往枞阳门外走去,旁边校场上新兵操练的声震天,但又仿佛很远。
六月间的安庆闷热异常,吴达财走得吃力,背上的衣衫全被汗水浸透。或是今日站得久了些,断腿处不断传来疼痛,他口干舌燥,仍咬着牙一声不吭,一瘸一拐的继续往家的方向走去。
在较场外走了一小段,周围开始落下稀疏的雨点,周围的行人摊贩早有预备,四散逃入周围店面之中躲避。
雨点很快变成了磅礴的大雨,吴达财没有去躲雨,他转头往较场内看了一眼,所有队列都在雨中继续操练,即便是声震天地的暴雨,也压不住士兵的嚎叫。吴达财呆呆看了片刻后顿了顿拐杖,掉头继续往枞阳门走去。
雨雾弥漫的青石长街上,只有吴达财仍在孤单的行走,一路到了枞阳门,他径自走入门洞,头顶上的暴雨顿时消失,轰轰的雨声在前后轰鸣,随着他的行走,在石板上留下连串的水滴,幽深的门洞中回响着拐杖柱地的声音。
从门洞穿出不久,顶着暴雨的吴达财终于到了自家门前,珠联般的雨水挂在房檐下,房门虚掩着,吴达财在门前又站了片刻,终于缓缓推开房门。
屋里到处漏下成串的水珠,女人正在手忙脚乱的调整容器接水,最重要的床铺上,已经摆了两个木盆一个水桶,仍有两处轻微漏水的地方,暂时就顾不上了,勉强能保住贵重的被褥。
儿子则拿了一个瓢,高举起要放在米柜上面。
吴达财松了拐杖,整个人颓然跌倒,女人听到动静回头,见到是浑身湿透的吴达财,赶紧过来扶他,“你怎地不寻个地方躲雨,人家医官说了不能伤风着凉。”shuxinyi.net
女人怎么拉也拉不动,见吴达财瘫着不说话,赶紧摇摇他道,“当家的你怎地了,分到武学了没有?”
吴达财两眼呆呆的,淋湿的头发散了一些,就贴在他的额头上,仍有水流汩汩流下,过了好一会面无表情说道,“赞画司、文书官就是军职,不要断腿的,武学也是按军职给的饷,去了武学我就还是百总,领百总饷,五两一月啊,王增禄答应得好好的,哪知道就变了,变了,变去墩堡了。”
女人急道,“那他们为啥不给你去武学啊,你打仗把腿都断了,还当不得个武学怎地。他们为啥不认呢,这么不要脸。”
“我怎生知道为啥,王增禄为啥不去帮我争,老子啥都听他的,帮他好多忙,他就这么对老子。”吴达财突然暴怒的高声吼道,“是我打的车马河,我打跑闯塌天,占下的车马河镇子,杀了满地的流寇,马都缴了几百匹,定的是奇功!奇功!他姓候的说不认就不认了。”
儿子过来疑惑的看着父母,吴达财脑袋不停的摇晃着,大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
女人抱着吴达财哭起来,“当家的你是怎地了!那武学咱们不去了,没银子我种地养你。”
四处滴落雨珠的房中,儿子伸出手在吴达财脑袋上轻轻摩挲着,吴达财伸手拉过儿子,他终于闭起嘴巴,把头埋在女人的臂弯里,在轰轰的暴雨声中放声大哭起来。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系的生灭,也不过是刹那的斑驳流光。仰望星空,总有种结局已注定的伤感,千百年后你我在哪里?家国,文明火光,地球,都不过是深空中的一粒尘埃。星空一瞬,人间千年。虫鸣一世不过秋,你我一样在争渡。深空尽头到底有什么?爱阅小说app
列车远去,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也带起秋的萧瑟。
王煊注视,直至列车渐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几位同学。
自此一别,将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
周围,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着,颇为伤感。
大学四年,一起走过,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光影斑驳,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
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唐三瞬间目光如电,向空中凝望。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顿时,”轰”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直冲云霄。
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气运,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
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摇身一晃,已经现出原形,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九尾横空,遮天蔽日。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爱阅小说app稳定着位面。
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否则的话,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不仅如此,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朝着内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瞬间冲向高空。
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爱阅小说app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
爱阅小说app
列车远去,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也带起秋的萧瑟。
王煊注视,直至列车渐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几位同学。爱阅小说app
自此一别,将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
周围,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着,颇为伤感。
大学四年,一起走过,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光影斑驳,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
为您提供大神柯山梦的铁血残明最快更新
第三百六十七章 颓丧免费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