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完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在霹雳中游诸天

第一千零九章 三甲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种态度,让温华非常的不爽,“救我,我需要谁救?想我温大爷行走江湖,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需要这只白老猴来救。”
“逆徒,真是顽劣啊!都说了要称师尊。”剑子仙迹见温华又是语出不敬,隔空让锤子连敲了二下。
敲得温华头晕目眩,不敢再多言。
生怕哪里说错,又被头上的大锤敲了。
徐凤年也无愧为损友一枚,在确定温华无事后,笑道:“温华,你若再打断我,我可倒是不介意。”
温华回怼道:“你当你温大爷傻吗?”
徐凤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温华。
那眼神仿佛是说,“难道不是吗?”
温华只感到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徐小子,你大爷的!你敢不敢放开我,我们俩生死一决!”
“动心忍性,动心忍性,动心忍性!教了你多少遍,为什么总是学不会?”
又是一锤落到温华头上。
徐凤年不忍直视,转而向剑子仙迹问道:“不知道长可知,是谁想对温华不利?”
“这个人,世子即使没见过,想必也有所耳闻。”剑子仙迹吐露出三个字,“黄龙士。”
徐凤年自然知道这个人,“原来是黄三甲啊~”
不光他知道,在离阳朝,只要是参经历过春秋国战的人,都知道这号人物。
黄龙士又名黄三甲,可谓是是春秋国战的风云人物。
因其一人独占春秋十三甲中的三甲,其“黄三甲”的称号由此而来。
他号称“春秋翻书人”,疑似外界穿越人士。
早年初入上阴学宫,自号三甲,剑走龙蛇,于湖畔大雨后泥泞中一气呵成《砥柱录》,开篇便言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西楚老太师亡国后除了滔天记恨于人屠徐骁,还捶胸顿足大骂老黄獠以三寸舌杀三百万人,说得便是他。
与徐骁、韩貂寺同为人人得而诛之的三魔头。
最是擅长算计人心,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温华被黄三甲盯上,必然不是什么好事。
至于原因,徐凤年其实已经隐隐猜到了,遂向剑子仙迹求证道:“黄三甲为何人会要上温华呢?”
剑子仙迹反问道:“世子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徐凤年长叹一声,“唉~果然是因为我。”
只见他摇了摇头,说道:“道长,你精通相面,你说我是不是与黄三甲他们这些人天生相冲,为什么平时隐世不出,我一出门,一个个的都找上我呢?”
剑子仙迹笑道:“这个问题,贫道就不得而知了。只能说世子身处这权力漩涡之中,注定免不了这些。”
剑子仙迹道出另一件与温华相关的人,“另外,还有一事要告知世子,温华所恋慕的李白狮,是黄龙士的人。”
“什么!?李双甲是那老黄獠的人!”徐凤年与温华都被被这个消息给震惊了。
李白狮号称“声色双甲”,世间青楼女子之中的魁首级人物,是在离阳的京都太安城,人们想要见到李白狮亦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剑子仙迹露出一副你懂得的表情,“不只,就连靖安王世子养在府外,容貌肖似苇王妃的那名外室,也是他的人。”
徐凤年不由吐槽道:“这个黄三甲,怎么总是喜欢往这他人内闱插入?”
剑子仙迹笑道:“黄龙士算计人心,世人又难逃这财色二字。算计之下,自然无有不中。”
徐凤年笑问道:“那若是道长,该如何呢?”
剑子仙迹故作深沉的长叹道:“唉~,修行之路,总是充满艰辛。若是贫道遇到这些,倒是不介意迎难而上。”
“哈哈哈…,道长倒是个妙人。”笑声过后,徐凤年正色拜托剑子仙迹道:“温华就拜托道长。”
“世子放心,温华既为贫道的徒儿,贫道自让要护他周全。这身上的锁链,只需入指玄境,便可挣脱。”剑子仙迹暗指道:“倒是世子,要警惕这北莽内的大网。”
“小子省得。”徐凤年明白剑子仙迹所言大网为何。
北莽有一张紧密蛛网,笼罩整个皇朝。
而这一只只嗜血蜘蛛,最敏感蛛网上一丁半点的风吹草动。
蛛网取自朱魍谐音,是北莽天子近臣李密弼一手所创建的组织。
模彷离阳王朝的赵勾。
这些年来,赵勾因为追杀曹青衣而被重创,内中势力折损大半,江河日下。
反而是蛛网在北莽女帝的扶持下后来居上,隐隐有压过对手的趋势
北莽所拥有的先斩后奏之权,是北莽女帝对李密弼信任的明证。
也让后者者一直被视作第九位影子持节令。
在二十年前,李密弼还是一名郁郁不得志的东越寒族落魄书生。
在得北莽女帝重用后一飞冲天。
就连徐凤年的师父李义山都说过,死一个李密弼,等于斩去北莽女帝一眼一臂。
剑子仙迹让徐凤年小心蛛网,让徐凤年心中记下。
随后,剑子仙迹、温华与徐凤年在飞狐城分开。
温华拉着剑子仙迹一路出了城。
来到城门外的二人,坐在车上的剑子仙迹忽然让温华停下车,“停下吧。”
温华问道:“白老猴,你又想干什么?”
剑子仙迹没有如往常般用大锤敲温华,而是一脸严肃的看着四周。
正午的城门口,卫兵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检查出城入城的人,迎来送往。
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平头百姓,都要经有他们的检查,才可入城出城。
更有不少附近的居民,在城门附近摆摊,向来往的商旅叫卖。
不少乞丐聚集在暗处,看到衣着光鲜的路人,上前乞讨。
这一座城门,却是描绘一副众生百态图。
城墙之上,一名醉汉躺在墙垛上酣睡,丝毫不顾及炎炎烈日。
一旁身材高大却伛偻的仆役装束汉子手里捧着酒,站在一旁。
只见剑子仙迹执手作礼,朗声说道:“前辈跟随剑子多时,如今既已出城,还请现身一见。”
浑厚内元激荡之下,方圆百里之内可闻剑子之声。
整座飞狐城,皆在此范围之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