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完本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月九章

509无可奈何之八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拔亨接道:“就是,有我跟班就够了,咱们品香茗,吃仙丹,馋死她俩。”湘瑛气怼:“吃、你吃个屁!”拔亨回敬:“吃屁?你得狗鼻子嗅觉灵,兔子腿跑得快,慢了屁也吃不着。”湘瑛一个撩阴腿就踢了过去,拔亨急躲开,边道:“说好打不过不带急眼的,舌战也是打。”潇瑛助攻:“真会往脸上贴金,嘴贱成舌战了,明儿长个疔看你还舌战不舌战?要跟班也是我俩去,你一个毛头小子能干啥?”韩傻儿摆手制止:“都别闹都别争,我自个去。”
次日大半晌,韩傻儿身着常服,按报知的路径单刀赴会。紫藤苑坐落在城市北郊、运河东岸的一座小山坳里,与西北的神女山隔河遥相呼应。放眼望去,满坳的青藤在盛夏季节里毫无节制地疯狂滋长,石上树上墙上木架上见缝插针地攻城略地,无声地宣告着这片植物王国的霸权。点缀其间的,是一嘟噜一嘟噜紫色的花,远观犹如一串串紫葡萄,凌乱的风,撩着清淡的香。值守道童接过帖子,恭引贵客踏着爬满青苔的石路板走向一幢飞檐绣柱、古色古香的建筑,庭院里候着十多人,居中一位身着白绫羽光道袍、相貌三十左右的妩媚道姑,长揖不拜道:“白鸡冠率徒恭迎韩少侠!”韩傻儿揖礼相还:“劳驾师太出迎,不胜惶恐。”心中纳闷:少说也该五、六十了,怎地如此年轻?
言毕一同进入静室,果真石壁静穆,洼地生凉,无丝竹扰耳。待弟子摆放好茶具,白鸡冠挥退众人,亲自泡起功夫茶,浅笑道:“少侠不以医王之尊摆驾敝观,既感且佩,蓬荜生辉啊!”对坐的韩傻儿欠欠身:“末学后进,蒙师太抬爱了。”白鸡冠接道:“修道之人素来清淡,实无奇珍异果招待贵客,此茶乃敝派土产,名曰大红袍,勉强算得饮中上品,就委屈少侠略尝一尝。”韩傻儿浅啜一口,赞道:“香醇馥郁,岩韵悠长,不输幽兰之气,好茶!”白鸡冠仍是浅笑,眼角的皱纹和下坠的眼袋却开了花:“少侠文至榜眼,武达至尊,医术称王,更难得少年老成通晓人情世故,屈身江湖则为朝廷之失,委身朝廷则为江湖之痛,前程之远,无可丈量。”一通连环马屁拍得韩傻儿险些招架不住,回道:“名震华夏,驻颜有术,师太才是人生大赢家。”白鸡冠绷住,沉稳道:“少侠谬赞了!贫道不过略懂延年益寿之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韩傻儿懒得再兜圈子,因道:“师太过谦了!晚辈闻得师太擅长解毒,与少林本中大师齐名——哦,家母江氏讳字彩莲身中奇毒仙逝,彼时晚辈年幼,记忆不清难得要领,欲寻家父一问究竟,奈何至今未遇——师太年高德劭,经多历广,又与家母有师徒之缘,前因后果或能指点迷津,晚辈愿洗耳聆听教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