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完本小说 -> 武侠仙侠 -> 人世见

第七百零五章 一路走好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稍作沉吟,游笑目光扫过周围一脸玩味,旋即他伸手在脸上一抹,取下假胡子和假发,有些发黑的皮肤眨眼变得白质,与此同时身上一阵噼里啪啦炒豆般的声音响起,身躯变得瘦弱了一些。
很快他便从一个黝黑大汉变成了俊秀青年,除了衣服外,和之前完全是两个人。
这易容术只能说一般吧,还得借助外物,连自身气息都没法改变,湖弄一般人还行,当然,这只是对云景这样的层次来说……
当游笑众目睽睽下恢复本来容貌之后,茶楼内的气氛为之一紧,大部分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有人甚至都屏住了呼吸死死的看着游笑,恨不得一口将他吞掉似的。
完全没在意周围的目光,游笑看着云景,心头相当复杂。
没想到眼前这个云景就是王大锤,更是一位‘传说中’的神话境啊,面对云景,他一下子反而有些放不开了,哪怕当时在葬剑山关系再好,总归差距太大太大。
这样的存在,能说说话就已经是三生有幸,更何况坐下来喝茶聊天?本该拘谨吧,可偏偏当初云景化身王大锤的时候双方关系又那么好,彼此那么熟,‘正经’起来自己都尴尬。
见他欲言又止,云景主动开口笑道:“游兄这是怎么了?扭扭捏捏这可不像你”
“没有,我只是有些不知所措罢了,额,好吧,坦白说,面对云……云兄弟我压力有点大”,游笑纠结道,似乎云景和当初没什么区别,并未因为修为提升而改变,他也稍微放轻松了一些。
笑了笑,云景说:“我还能把你吃了不成”
“也是,你们这等层次,一个念头我就无了,压力不压力的根本没有意义”,游笑当即释然,一下子就放开了。
云景无语,说:“别想得那么可怕好吧,再怎么样我也是人,是人就能交流,怎会动不动就抹去他人生命”
压力尽去,游笑反而兴致勃勃道:“啧,这才多久不见,云兄弟咋就一下子踏足那个层次了呢,做梦都不敢这样做的”
与其说是好奇,还不如说游笑是在感慨吧,有道是一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但云景这也太可怕了点。
有些话游笑没说,也不会去提,也就是关于天子剑的问题,没有意义,不过游笑心头有一种猜测,那就是云景这么快踏足神话境,会不会和当初他取走的天子剑有关?
“机缘巧合吧”,云景笑了笑道,也不多说这些,转而道:“游兄的想法恐怕要落空了,不过你也有够无聊的”
“啧,这些家伙居然不上当”,游笑看了看周围有些失望的撇撇嘴道。
之前他恢复容貌,打着让人们找茬的目的,云景这个神话境当面,那无异于找死啊,他想坑这帮家伙一下,谁让他们之前那段时间把自己撵得像条狗一样呢。
可那些人压根不上当,在一开始恨不得拿下游笑把他吞了的心情之后,有人认出了云景,顿时宛如被泼了一盆冷水,那儿还敢找茬啊,当即有多远走多远,一下子整的茶楼都空荡了起来。
不用猜都知道,从此之后,接下来游笑几乎不会有任何麻烦了,大可正常生活,谁敢去招惹和云景关系好的他?那头得多铁?
这也是云景想要的效果,当然,世间总不会少了那种胆子长毛的家伙,云景做事就要做彻底,既然游笑被自己牵连这么久被人撵得上蹿下跳,当然会给他把麻烦解决的,暗中给他一点护身手段,有人胆敢跳出来偷鸡不成蚀把米,有那么一次绝对再没人敢找他麻烦了。
这种事情就没必要明说了,暗中交流即可……
云景摇摇头道:“没有人是傻子,你那点心思人家会看不出来?”
“也是,总之多谢了”,游笑由衷感谢道,以后总算能正常生活了。
云景心头反倒有些哭笑不得,他是受自己牵连才被人到处撵的,这会儿反过来感谢自己,这算什么事儿?
他的问题可谓无声无息的解决,也就云景出个面罢了,对于云景这个层次来说,世间很多事情就这么简单,于是转移话题道:“游兄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暂时没什么打算,紧张了这么久,得好好轻松一段时间,再之后嘛,听闻大漠那边出了什么地宫,估计会去凑凑热闹吧”,游笑心情逾越道,没了压力,只觉一切都那么舒坦。
不管做什么都是他的自由,云景也没说什么,而是‘提醒’道:“游兄你可是欠我一次请客呢,什么时候兑现?”
当初在葬剑山的时候,云景可谓救了他几次命,当时游笑答应云景来京城请他去百花楼的,那是一般人能去得起的吗?游笑不吃不喝几年勒紧裤腰带恐怕都请不起,当时也就口嗨而已,没想到云景居然还记得。
闻言他表情一僵,转而看到云景身边的林星语,当即眉毛一挑说:“云兄弟你确定?我无所谓,要不我们这就去那百……”
“使不得使不得,就不劳游兄破费了,再则当下也不合适,以后再说吧”,云景当即打断他,这家伙明显是在拿话堵自己呢,当着林星语的面说去百花楼那种地方叫什么事儿?
边上林星语看看游笑又看看云景,完全没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她一直没说话,安静的待在云景身边给他不时倒茶,不过心头却想了很多,这个游笑明显就是那个游笑了,如此一来,看当下的情况,岂不是说那个王大锤岂不是就是自家相公了?再然后,天子剑难道在自家相公手中?
想到这些,林星语心头有些惊,但考虑到自家相公的情况,觉得也没什么奇怪的。
游笑一乐,一副想跟我斗的样子,不过他也适可而止没敢过多刺激云景,万一他回头抽空真找自己兑现诺言怎么办?自己可没那么多钱请云景去百花楼的,难不成又去偷啊,当初可是蹲过大牢的。
然后他看着云景挤眉弄眼道:“云兄弟当真是好福气”
当初跟在云景身边的是白止,如今变成了林星语,都是一等一的大美人,且还千依百顺,让游笑羡慕得不要不要的,但这种事情又羡慕不来。
云景说:“以游兄的能耐,何愁没有红颜相伴?”然后又道:“忘了介绍,这位是林星语,我的内人,星语,这是游笑游兄”
“见过游公子”,林星语当即见礼道。
游笑却有些惊讶道:“原来是林女侠,这段时间你可是声名鹊起,当真是国色天香,闻名不如见面,居然和云兄弟走到一起了”
他明显是听到过林星语冰山美人名声的,毕竟都是江湖中人,只是明显和传言不符嘛,这林女性哪里和传言那样冷若冰霜了?
“游公子抬举了”,林星语点点头浅笑道,和云景在一起的时候,她自然不会把江湖中人拿一套拿出来。
游笑适可而止的没和林星语多说,而是看向云景道:“云兄弟,多谢你了,如今麻烦尽去,我也不多打扰你了,不如就先这样?”
倒不是说和云景在一起他压力太大不适应,而是因为云景和林星语在一起,他也不好意思当‘电灯泡’。
云景却是笑道:“游兄若无要事的话,不妨多坐一会儿?”
“……也好”,游笑当即明悟道,内心感激,心道云景做事当真是滴水不漏。
和自己多呆一段时间明显是给别人看的,证明双方关系好,如此一来那些贼心不死的人就得掂量掂量了。
他们这一坐就是半天时间,聊些天南海北的,直到黄昏时分方才分别,游笑四海为家,接下来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云景和林星语则返回住处。
不得不说,云景和游笑待半天时间效果无比显着,分开后游笑没有再遇到任何麻烦,以往那些恨不得抓住他的人主动绕道不说,更有很多得罪过他的人主动跑来胆战心惊的赔罪,尤其是那小心翼翼的姿态,游笑都有些蒙。
以往神话境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仅限于传说,如今切身体会,才直到一个神话境的分量有多么可怕!
就比如当下,谁还敢来找游笑的麻烦啊,他不找人麻烦就好了,都有人主动示好呢,甚至他怀疑,自己振臂一呼的话,扯云景的大旗,绝对能拉起一股不小的势力!
他不会那么做,也没有因此而飘飘然,懂得打铁还需自身硬,其他的都是镜中花水中月……
和游笑的不期而遇,分开后云景又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
从那天后,叶天得到了云景的住址,便一有时间就来找云景,不过依旧把主要的精力放在读书学习上,云景耐心指点他,犹如回到了那年在青江城的时候。
这几天和叶天接触得多了,有一点云景颇为奇怪,那就是以叶天的运到,不说金山银海吧,至少过上优握生活还是很简单的,然而云景却是发现,叶天过得颇为拮据,甚至衣服上不起眼的角落还有补丁。
云景好奇之下询问,一开始他还支支吾吾的说从小过惯了苦日子,有吃有喝就行,没那么多讲究,这明显是托词,在云景的目光下他还是坦白了。
之所以过得拮据,是因为前些年的旱情,他将捡到的值钱东西都换成钱财匿名捐献给救济社了,救济社用以资助灾民,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了,但凡是捡到的无主值钱东西都拿去捐献,身上不会留下多余的钱财,反正在青牛学宫学习又不用担心吃住问题。
明白了原委,云景心说活该这家伙运道好,难怪老天爷把他当亲儿子似的,同时也哭笑不得,这种事情有必要支支吾吾不好意思说吗?
叶天当然不傻,知道有钱能过人上人的优握生活,但他说吃穿不愁就足够了,依旧习惯,有钱人的生活反而不适应,钱财在手里放着也没用,不如捐献出去帮助需要的人,反正也不是自己的,帮助到人了,他不但开心,还能心安。
而且他说,把别人丢的东西据为己有不好,如今自己也能赚取钱财,虽然不多,但足够开销,而且有功名在身,还能从官府领取福利。
很朴实的想法,同时他也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
不过云景却是打趣他说,你得学会攒钱,将来是要娶放月月的吧?人家高门大户,总不能让人家跟着你受苦不是。
对于云景的打趣,叶天有些招架不住,他先是说两人还小没考虑那么多,然后又说放月月很有钱完全不用担心这些,将来成婚的时候,方家还答应陪嫁一套京城的宅子。
闻言云景先是一愣,然后意识到这家伙是找到了小富婆了呢,接着反应过来,合着他俩已经得到方家同意了?
云景也不纠结,这家伙运气好到没朋友,啥事儿不是顺顺利利?
嗯,一点都不羡慕……
平静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邓长春的葬礼在继续,各方来到京城的上百万读书人相继祭拜过后,还是轮到江湖中人了,虽是江湖中人,可他们来尽一份心意,不管是朝廷还是邓家都不能拒绝,于是只能安排。
不过人数太多,无法人人都去邓长春灵前上香,一些名声在外的代表前去即可,其余的如同很多读书人那样在外面尽一份心意即可。
从邓长春故去直到他的后人赶回,随机官员祭拜,然后读书人,最后江湖中人,林林总总持续了近一个月时间。
在这一个月中,那天云景和夏紫阳商量的结果也相继落实下去,每个人都得到了相应的惩罚,没用任何意外发生。
不是没有人想过找替死鬼从而逍遥法外,然而这样的人下场却是罪加一等,大离天子亲自过问,还有云景在关注,谁敢乱来?
这些商量结果的落实,在各方布置下并未掀起太大风浪,不过暗地里整个大离朝堂却是人人自危,生怕自己被牵连,不知不觉,当一些人反应过来后发现,整个朝堂可谓是大换血,差不多四分之一的老面孔不再出现,变成了新面孔!
关于那件事情,京城的动荡总归还是被邓长春的葬礼所掩盖了大部分,可其他地方就不用了,李秋这位新任刑部尚书铁血办桉,各方配合,参与之人大规模抓捕审问定罪,一时之间民间歌功颂德,但很多地方官和地方豪强却是胆战心惊,生怕下一个就轮到自己。
原本很多犯罪之人自知罪无可赦,不是没想过跑路脱身之类的办法,可幽灵一样可谓无处不在的蚁楼面前他们的任何把戏都只是徒劳。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不过这件事情牵扯太广涉及人员太多,想要彻底平息下去还得一段时间……
汇聚在京城的江湖中人祭拜得差不多之后,邓长春的葬礼也接近了尾声,接下来便是入土为安了。
邓长春入土为安这天,整个大离京城近乎所有人都自发的走出家门,披麻戴孝来到街边默默等候,满城白衣,悲伤的气氛蔓延,压抑的哭声感染每一个人。
邓长春的遗体将会送到城外邓家祖地埋葬,从邓家开始足有数百里路,遗体出门的时候,大离天子夏紫阳,邓家家主以及邓长春的一个徒弟等几人亲自为他抬棺!
夏紫阳作为大离皇帝,邓长春付出了数百年,他必须要有所表示,一路抬棺数十里方才让其他人替换。
当邓长春的遗体经过街道,所过之处任何戴孝之人纷纷下跪久久不起,哭声传出十里地。
云景带着林星语跟在送葬队伍中,随队伍去往葬地,送邓长春最后一程。
纵使神话境也是人,是人就会死。
永生不死之人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哪怕逍遥镜寿命千载亦会死。
其实很多时候想想,长生并非什么好事,活得久了,一个个熟悉的人纷纷逝去,那种孤独若没用强大的心智足以将人折磨得疯掉。
寻常人不过百年,便体会了爱恨情仇酸甜苦辣,从生命之初到死亡,这才是完整的一生,活得更久,那时更多的只是一颗空白麻木的心罢了……
送葬队伍仅仅出城便走了三天时间,这三天里上百万人跟在送葬队伍后面不舍离去,夫子陨,举国同悲。
出城后队伍的速度快了起来,但也过了一天才真正到达埋葬地点。
邓长春的墓地肯定不会简单的挖个坑埋下了事儿,尽管他生前吩咐过一切从简。
他的坟墓占据了一座山头,下方修建了一座地宫,陪葬的东西遵从他的遗嘱尽量减少了,但依旧多达数十大车,各种礼器书稿乃至凋刻,不过却没有任何生灵陪葬。
邓长春一生都在为了国家和万民付出,若谁敢拿人命去陪葬他恐怕得气活过来。
他的坟墓里面机关无数,都是皇家工匠打造,甚至还有威胁神话境生命的剧毒在其中,谁若敢来盗墓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当然,神话境的存在虽然死了,但尸体本身就有非凡之处,加上生前的随身物品在常年滋养下神异非凡,若真有胆大包天的盗墓贼靠近绝对会有大惊喜!
犹如当初云景在虫兽山深处,哪里还仅仅只是陈夫子生前一处居所留下的三个字,看一眼便将云景陷入了精神幻境之中,所以神话境哪怕死了,谁若敢乱来那是真心找死。
哪怕同样的神话境前去挖人家的坟,一旦惊动尸体本能反击,很可能把自己也陷进去!
神话境,这等层次,很多时候死了比活着更可怕,不惊动他他只是安睡的尸体,一旦惊动,很可能尸变化作恐怖邪祟,没有思想没有意思,无法沟通比活着更恐怖。
邓长春的遗体棺木到达墓地后,天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仿佛上天都在为之悲伤哭泣。
一路跟来这里的人多达上百万,漫山遍野占据了数个山头,人人白衣孝服长跪不起,压抑的哭泣声传出数十里外。
时辰到了,由黄昌阳亲自主持,悼念邓长春生平事迹,哪怕尽量精简,他数百年的经历和付出化作文字也足足诵念了两个时辰之久。
最后随着他的入葬两个字落下,压抑的悲伤哭泣声更是达到了顶峰,无数头发斑白的老人哭得近乎崩溃。
越是年纪大的人越是能体会到夫子的付出。
若说没有夫子为一个国家撑腰,哪来天下太平?
邓家后人亲自将邓长春遗体送进墓中,不久后,随着隔世石的落下,从此真正阴阳两隔,也代表这邓长春数百年的人生彻底走到了尽头。
从此之后,世间再无邓夫子,但他却永远活在人们心中,活在历史上,不会被世人遗忘,哪怕前辈年之后,王朝更替,他的故事依旧会被后人流传。
“邓老一路走好”,长跪在泥泞的地上云景心头默默道。
接下来将由大离天子夏紫阳亲自将邓长春的排位送去学宫进行供奉,同时也会在那里进行对邓家的封赏以示这么多年邓长春的付出。
纵使落下帷幕了,可依旧有很多人舍不得离去,云景就是其中之一,林星语一直都在边上默默的陪着。
直到天色都黑了下来,人们都已经散去,这里留下的多是长久驻扎看守邓长春墓地之人。
“小景,每个人都有这一天,不必伤感,走吧,以后有时间多来给他上柱香便是”黄昌阳的身影出现在边上,看着云景感慨道。
他知道这些年邓长春对云景关爱有佳,而云景亦是有情有义,他多少还是有些羡慕的,不知道自己将来死去有没有像云景这样的人为自己久久无法释怀。
云景道:“晚辈明白,只是想最后多陪陪邓老罢了,他老人家其实很怕孤单的”
“人老了都会感到孤独,尤其活了几百年,亲友都没有了,还是你懂他,难怪他生前那么喜欢去找你”,黄昌阳再度感慨道。
稍微沉默,云景心念一动,从京城方向飞来了一颗小松树。
这本是盆栽景观树,可此时在飞来后却在邓长春的坟墓边上落地生根,进而飞速成长,片刻便长到了四五十米高,枝繁叶茂。
这还是云景第一次在众多神话境一下的人注视中展露手段,一时惹来众人瞩目。
让一棵小树苗飞速成长为参天大树,这等手段超乎了人们想象。
黄昌阳并不觉得奇怪云景这样的手段,只是有些疑惑他为什么会种下这样一棵树,而且这棵松树似乎有些眼熟。
云景说:“这是邓老身前很宝贝的一棵千叶松,陪伴了他老人家多年,以后让它继续陪着邓老吧”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