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完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第六百七十四章 这背景怕不是通了天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看着这两位大老,王子安不由目瞪口呆。
多大的人了,这点事儿也较劲?
关键是,你们家高明和人家傻儿子能比嘛,人家除了新兵营的训练之后,几乎是屁事没有,你们家这位可是正儿八经的太子,除了必须参加新兵营训练之外,还必须加班加点的处理东宫事务。
在我这里,你能耗得起?
然而李承乾却不这么想,闻言先是一怔,旋即就是大喜,在一旁拼命点头。
“那实在是太好了,太好了……”
自家妹夫,这得是多大的大腿啊!
只要不瞎,谁看不出来自家这位赖在家里不肯出来做官的妹夫无与伦比的影响?
从某种程度上,几乎已经可以影响到自家父皇的决断了。
待在他身边,不比待在东宫强!
顺便还能吃到大唐最顶尖的美食,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又啃了一口手中捏着的灌汤包,有些陶醉地微微眯起眼睛。
鲜!
香!
美!
真是人间一大享受啊。
然而,他这边还没兴奋完,见王子安脸色古怪地看着自己,心中顿时一紧,赶紧转过身来,可怜巴巴地看向王子安。
“先生,可——可以吗?”
王子安没好气地摆了摆手。
“你随意——”
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了?
你一个堂堂的太子……
心累。
王子安都不想看他们了。
“吃饭,吃饭——先说好,吃完饭我还有事,有事没事的都别找我哈……”
这群东西,一旦集体上门,准没好事。
不是让自己出人,就是让自己出力,要么就是让自己出钱——套路他都快摸清了。
李世民对这狗东西眼中的嫌弃跟没看到似的,一边吃,一边眉飞色舞,循循善诱。
对付这狗东西,他熟!
“子安,知道不,我们的钱庄,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今天就可以正式营业了!”
王子安闻言不由一怔,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一眼李世民。
“准备金够了?”
“够了,够了!”
李世民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从程咬金面前的蒸笼里抢过一个小笼包,一口塞进去。
嗯,香!
咬一口汁水横流。
“哦,你这是有钱开钱庄,没钱还钱啊……”
李世民这边吃的正香呢,耳边幽幽地飘来了王子安不咸不澹的声音。
一口包子卡嗓子眼里,险些给噎着。
“咳咳——怎么说话呢……我还能差你那点小钱?”
李世民云澹风轻地摆了摆手。
“区区二三十万贯而已……”
“咳咳咳——二三十万贯?你欠这浑小子这么多钱……”
这一下,差点把程咬金给呛着。
二三十万贯啊。
李世民一瞪眼。
“什么叫欠?我这就是临时周转——二三十万贯很多吗——当然,你们不做生意,不知道我们来钱有多快……”
王子安都快被这厮给气乐了。
这还膨胀上了,不是你当初穷得连几千贯都挤不出来的时候了是吧。
“还钱——”
李世民:……
“咳咳,贤婿啊,都是一家人,提什么钱不钱的——我这么大家业,还能差了你那点钱?再说,我这不是也是为你好嘛,钱庄一开,我们想要多少钱没有……”
见王子安似乎还要说话。
李世民赶紧保证。
“放心,下个月,下个月,下个月一定还你……”
王子安心中给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人家都是见面隔一天,你这里可倒好,见面隔一月。不过,他本来就是跟李世民开玩笑,也没想着真的跟他要钱。如今钱对他来讲,真的就是一个数字了。
不算琉璃产业,但就煤炭,食盐,香水,酒楼,卤肉,以及遍布长安大街小巷的馒头作坊,每天都在源源不断地帮他他赚着财富。
甚至为了存放钱货,家里的仓库都迫不得已地一扩再扩,对钱,他都快麻木了。
这就是有钱人的痛苦。
尤其是在这个动不动就需要用车子拉钱的时代,痛快直接加倍。
王子安亲手剥开一个白煮鸡蛋,随手递给正要张嘴帮自家父皇说话的长乐,长乐顿时噤声,美滋滋地吃自己的爱心鸡蛋去了。
王子安刚想继续说话,忽然觉得气氛有异。
抬头一看。
嚯——
程咬金和程处亮、程处默爷三,正瞪着大眼珠子,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顿时一阵牙疼。
赶紧又伸手摸了一个鸡蛋剥好,递给身边的程颖儿。
笼罩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瞬间消失。
程家父子该吃吃,该喝喝,就跟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王子安:……
得了!
谁让咱媳妇多呢——
王子安索性给桌上的女人们一个人剥了一个,连武则天都没放过。
雨露均沾!
这下行了吧——
拍拍手,继续吃饭。
见李世民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明显在看自己热闹,顿时有点恼羞成怒,刚想开口逗弄李世民几句呢,老管家顾忠脚步匆匆地走了进来。
见李世民和程咬金人等人正和自家主人挤在一起吃饭,只是脚下一顿,丝毫都没觉得意外,非常有礼貌地冲着他们微微拱了拱手,打完招呼,旋即便弓着腰向王子安和两位主母请示。
“启禀侯爷、夫人,香水作坊那边又送钱过来了……”
王子安闻言不由眉头一皱,有些不耐地摆了摆手。
“直接放仓库里就是——说过多少次了,这种小事,你看着处理就好,只要把账目做好,月底交给夫人过目就是……”
顾忠闻言苦笑着告罪道。
“老奴知错,只是这次香水作坊那边结算的盈余太多了,前几天建的仓库又满了,实在是放不下了,老奴这次过来是前来请示侯爷和夫人,我们是再扩建几间钱库,还是再腾出几间房子来……”
放不下了——
这臭小子这么有钱!
程咬金父子瞠目结舌,李世民父子目瞪口呆!
尤其是李世民,一想到自己为了凑齐这些保证金,差点把裤腰带勒断,就觉得戳心窝子。这狗东西倒好,家里钱多到放不下——一想到这一茬,他心情顿时就不好了,连嘴里的灌汤包都不香了。
更过分的是,都这么有钱了,这狗东西还见面就挤兑自己,追着屁股要债,虽然知道这小子是故意在开自己玩笑,但——那也太不是东西了!
那哪里是要债?
那就是在笑话自己穷!
啊,这——
扫了一眼,已经嫉妒的快质壁分离的李世民,王子安心中顿感快乐加倍,冲着李世民苦恼地摇了摇头。
“咳,哎呀,你看,又满了啊,真是太麻烦了——”
李世民:……
我为什么就这么想揍他呢!
“去把仓库旁边那个院子先腾出来吧,回头再多扩建一下钱库……”
程颖儿微一沉吟,便神色自若地转头吩咐道。
刚开始接掌府上财政大权的时候,她还震惊过,现在早已经麻木了,寻常几千贯甚至上万贯的财产,早就习以为常了。
顾忠得了吩咐,应了一声,转身就要下的时候,李世民忽然心中一动。
“且慢——”
“不借!”
王子安声音干净利索。
李世民:……
我说要借你的钱了吗?
这狗东西!
李世民努力好几次,才勉强安抚下自己心中想暴起揍他一顿的冲动,这狗东西,太会气人了。
“我不需要借钱!我是说,你何必如此麻烦,不如直接存进我们钱庄……”
王子安一听,顿时明白了李世民的打算,非常爽快地一点头。
“行——”
李世民心中顿时大喜。
虽然他已经和唐俭等人暗中安排了一些心腹大臣和手下的掌柜,做好了今天捧场的准备,但这些人哪里有王子安往里面存钱有说服力?
这狗东西,如今在长安百姓眼中,几乎已经与财神挂钩了。
这可是自己的生意。
王子安想了想,招手叫住正准备离开的老管家顾忠。
“去准备一下,让下面的人准备出十——算了,去准备二十万贯吧,待会让人都拉到钱庄那边存下……”
“夫君……”
程颖儿下意识地就想开口劝阻。
她虽然听王子安说过这钱庄的事,但一想到要把自家那么多钱都存到钱庄里去,还是隐隐有些心中不安。
王子安笑着拍了拍她的手。
“夫人放心,不会有事,除非宫里那位陛下狗吃猪油蒙了心,缺了心眼地想要黑掉我们的钱,否则这钱就绝不会出问题——”
说到这里,王子安语气乐呵呵地道。
“真要是到了那一步,这钱存哪里基本上也就没啥区别了——不过,我觉得我们那位陛下虽然有时候傻了点,见识也少了点,但也还不至于到那个地步……”
李世民:……
“对,对,对——我阿……我也觉得不会!”
只顾着闷头吃饭的长乐,也赶紧把嘴里的包子咽下,信誓旦旦地为自家阿耶保证。
“陛下那么英明神武,那么好的一个,一个人,怎么可能会骗我们家的钱——”
李世民顿时老怀大慰。
这闺女,真没白养啊!
“我是说,我们一下子存这么多,会不会有点太招摇了点……”
程颖儿脸色有些迟疑。
财不露白。
她虽然非常信服王子安,但还是对王子安的这种安排有些不太适应。
“没事——其实有时候招摇未必是一种坏事……”
说到这里,王子安非常干脆地拍了拍手。
“这样一来,大家都知道我们家没现钱了,而且钱放到钱庄里,就算是丢了,钱庄还能赔,这笔买卖怎么算我们都不亏……”
程颖儿一听,眼睛顿时一亮!
吃过早饭,顾忠那边已经让人准备好了车队。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车队。
在唐朝,一个铜钱大概3克到4克,哪怕是按3克算的话,一贯就是3公斤,一万贯就是30吨,二十万贯直接就是一个浩浩荡荡的大车队!
这得亏是现在的长安侯府家大业大,用马车拉钱拉惯了,反正还真不一定能凑出这么多的车辆。
即便这,也把李世民和程咬金震撼的不轻。
原本就知道王子安很有钱,但远没有亲眼看到这么直观。
“走,多少存一点,也算是给我们自己的生意捧个场……”
李世民和程咬金忽然就很不想说话。
心塞!
几个人索性也不走路了,干脆坐到拉钱的马车上。
于是,大唐的太子殿下,又干上了自己的老营生——赶马车。李世民、程咬金和王子安等人,则优哉游哉地坐在马车上,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一边欣赏着街上的风景。
已经是暮春时节。
长安的街头,柳絮飘飞。
换上了轻薄衣裘的少男少女,步履轻盈,欢声笑语,俨然又是另外一番风景。
就连一些衣衫破旧的百姓,脸上也都恢复了一丝神采。
望着自己一手打造的大唐,李世民心中感慨,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走神。
作为大唐的首善之都,大唐的百姓那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但今天的长安侯府,还是让他们彻底的开了一次眼界。
一熘排开,几十辆马车。
光听车轮碾在地面上的动静,就知道都是沉甸甸的硬通货。
往年,除了各地税收入京的时候,哪里能见到过这种场面?若不是看到马车旁边跟着不少带着刀剑的护卫,不少人都想跟着看个究竟。
即便如此,马车后面也不知不觉跟上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群。
毕竟,随行的,不是官兵,而是寻常权贵人家的护卫,大家还是忍不住心中好奇,想知道,这是究竟是谁家这么有钱,还这么招摇,一次性起运这么多的财货,也不怕被人惦记了去。
钱庄总部,设在了东市最核心的中心区域。
也是整个东市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段,一流排开,足足有七八间大小,而且都是带着院子的那种,只看那通体的气派,就足以震慑一部分人的小心思。
几乎大唐每一家最顶端的生意最赚钱的生意,都在此有一家门店,若是你在这里没有一家门店,那你都不敢说自己是大唐第一流的生意。
所以,这里也是长安城里地价最为高昂的地方,可谓是寸土寸金。
要是没有点身家背景,寻常人就算是有钱,都不一定能站稳脚跟。所以,钱庄装修之后,大家还很好奇,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的,究竟是哪路神仙,竟然有这么大的手笔,在这地方整出了这么大的牌面。
这种疑惑,一直到今天早晨才得以破解。
看着门店上方金光闪闪的牌匾,所有安坏心思的目光都悄然褪去,一些不该有的念头也悄无声息的掐灭了。
大唐贞观钱庄!
几个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重要的不是那一手漂亮的飞白体,而是匾额下面印着的连珠印。
贞观两个字,几乎亮瞎了人们的眼睛!
但凡有点眼力劲的,谁不知道,这是当今陛下私人收藏物品上面惯用的印鉴。
不用怀疑真假,因为根本没人敢造假,尤其是在天子的眼皮底下造这种作死的假。
虽然没有用陛下的那面印着更为正式一点的“李世民印”,但即便如此,也等同宣告了此处的背景。
这竟然是一家有陛下亲自站台的钱庄。
当大门打开,看到里面竟然走出一位白面无须,笑眯眯地,看上去就一团和气的胖子时,不少人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没说,但那腔调,那做派,分明就是宫里的内侍。
虽然还是不明白着钱庄是做什么的,但不少人已经暗自动了心思,转头吩咐手下的掌柜,备上了一份贺礼,准备让人先过去结一份善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