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完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辽东之虎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爸,咋了?”李麟不解的看着李枭,不知道一座庄园而已。而且虎妞还是花了钱,正式从衙门手里买的。
“刚跟你四叔聊过,从咱们通州往天津卫过去,今后会规划成工业区。
虎妞的庄园夹在工厂中间,整天冒烟咕冬的……!不太合适!
你跟虎妞说说,那庄园让官家收回去。她花了多少钱,让官家折价赔给她就是了。
让他往北边,密云那边找找。将来那边要规划成水库,附近不会有工厂。风景也不错!”
李枭喝了一口儿子倒的茶,笑笑说道。
“哦,那庄园虎妞倒是没花什么钱。是咱们京城五爷给盖的!”
“五爷?在咱们爷们面前,也有人敢称爷?”李枭当然知道李麟说的是谁。
只是他不明白,以前在李麟嘴里只不过是老五,今天怎么就变五爷了?
“哦!就是京城里面盖房子的老五,上次回京的时候有些过节。”
“过节?跟你?他疯了?”李枭诧异的看着李麟。
自己虽然被称作大帅,没有登基做皇帝。可天下谁不知道,自己跟皇帝就差一个称号而已。
居然有人敢得罪自己的儿子,而且还是老五那混蛋。怎么想,那个混蛋也绝对没有这个魄力。
如果李麟真的让他给欺负了,呵呵……!
“已经过去了,五……老五,已经当场赔了礼。这又出钱在香河给虎妞买了座庄园,表达赔罪的诚意。”
“他赔的?”李枭放下了茶杯,重新拿起了雪茄。
“嗯!”李麟点了点头,敏锐的感觉到老爹身上有种杀气散发出来。
“还回去!
咱家要庄园,还轮得着他送?他也配!
你现在就去找虎妞,就说是我说的。那庄园不许要,还给那个狗屁的五爷。
我在密云那边,给她重新弄一座。”
“诺!”看到李枭语气不善,李麟赶忙应了一声诺,就准备赶紧走。
“慢着……!”李枭冷喝一声,李麟赶忙站住,垂首站在茶几前。
“你最近怎么和老五走的近了?给你送庄园了?”
“没……!没有!”
“那就是送女人了?”李枭语气更加的不善。
“嗯!”李枭红着脸,点了点头。
“哦,你回去吧。让虎妞把庄园退了,不是谁都配给咱家送礼的,知道吗?”李枭挥了挥手。
李麟如蒙大赦的走了出去,不知道为什么,后背居然出了一层汗。
老爹最后的话语里面,似乎隐隐有些……杀气。
不用想为什么了,先跟虎妞说庄园的事情吧。哎……可惜了那座庄园,那是一座不错的庄园。
虎妞还想着,在那里办自己的婚礼。
没办法,赵良栋的家世太差。如果让他张罗着买房子,那虎妞只能在京城里面蜗居了。
快要入冬了,京城里面的百姓都在张罗着买秋菜。
大菜市里面白菜萝卜还有一米多长的大葱,堆得跟小山一样高。
虽然冬季已经有了大棚菜,但毕竟是冬天,大棚菜的价格远比白菜萝卜高。
过惯了紧日子的百姓,仍旧习惯在秋日里买上一大堆萝卜白菜土豆等等耐储存的蔬菜,当成冬日里的蔬菜。
卖秋菜的地方,在平日里其实就是一条路。每到秋天的时候,就会被官府划出来作为蔬菜交易市场,这种市场就被称作大菜市。
李枭带着顺子和几个侍卫,走在大菜市里面。看看路边卖的大白菜,萝卜、土豆,不时还停下问问价格。
城郊来的菜农,正在卖力的吆喝。叫卖的声音此起彼伏,整个大菜市十分热闹。
今天李枭没有穿军装,这是十分罕见的。至少随侍李枭很久的顺子,也很少见到李枭着便装。
平常的日子里面,即便是在内堂,李枭也穿着军用衬衫。又或者是部队上配发的背心大裤衩,李枭的衣柜里面,甚至就没有几件便装。
脑袋上戴着一顶员外帽,身上是一件纯黑色福字暗花长衫。脚上蹬着的,是正宗内联升圆口布鞋。
这身打扮,远一看很像是乡下来的土地主。
大菜市人摩肩接踵,不少人拉着板车。前面板车上坐着一个穿小花袄,流着清鼻涕的小闺女。
此时此刻,正坐在板车上面,捧着一个橘黄色的胡萝卜兔子一样的在啃。
看到李枭看着她,还龇着豁牙牙,给李枭一个大大的笑脸。
肉乎乎的小手在鼻子上擦一下,袖口留下了一长道子晶晶亮的鼻涕痕迹。
“呵呵呵!”看到这小模样,李枭笑出声来。
“滚开,滚开,不长眼的东西。把车停在老子门口,找死呐,知道这是谁家的买卖吗?”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汉子,一脚踢在了板车上。
那啃胡萝卜的小姑娘,立刻从车辕上掉了下去。
嘴磕在地上,啃了一嘴的土之外,还掉了两颗门牙。
“哇……!”小姑娘张开满是鲜血的小嘴,嚎啕大哭。本就不全乎的豁牙牙,现在更加的豁了。脸上,也蹭破了好大一块皮。
“你这人,这么多板车在你家门口停一下咋了?你倒是看看,这里到处是板车。不停这里,还能停哪里。”
拉车的汉子虽然长得壮实,但看上去却很老实。跟着拉车的女人,拉起地上的小姑娘,看着不断流血的嘴,心疼的直掉眼泪。
“狗日的!知道这是谁家的买卖么?京城五爷的买卖,五爷的生意,你也敢堵门?
识相的赶紧滚,不然打断你两条狗腿。”黑衣汉子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好像在赶苍蝇。
“你……!”壮汉气得跳下车辕,就要冲上去理论。
“哎幼……!后生,不要冲动。这五爷可是跺一脚京城乱颤的人物,这巨发赌场就是五爷的买卖。
你莫要生事,不然一会儿出来人,真的会打折你的腿。
你这年纪,上有老下有小的,落下残疾了可怎么好。听小老儿一句劝,吃亏就吃些亏,赶紧走吧。”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看到壮汉要动手,赶忙走过去拦住。
“这五爷就这么豪横,下人打了人,官府就不管?”李枭走过去,看了看这座很大的门面。
这是一栋三层小楼,门面装潢的十分气派,正中央一块黑底金字的招牌,上书四个大字巨发赌坊。
原来,这是一间赌坊。
门前有四个穿着黑衣劲装的大汉,正斜着眼睛看着门前这几个人。好像四条恶犬,随时都会扑上来。
“官人,这五爷很厉害的。那可是很早就跟着大帅的人,这官府里面很多人,还都是他提携上来的。
莫说打断了这后生的腿,就算是真打死了人,也算不得大事。
就这巨发赌场里面,也是经常有人被打断手脚扔出来。
没人告,告也搞不赢。咱老百姓,斗不过人家的,算了!算了!
忍一时海阔天空,退一步风平浪静。”
白发老者说完,拱拱手就走了,似乎很害怕门前这四个赌场打手。
李枭看了一眼赌场门前的这四个打手,随手拍了一块银元给那个壮后生。
“既然惹不起就先算了,赶紧带着孩子去看看病,可别耽误了。多好的小囡囡,脸上留疤就不好了。”李枭拍了拍后生的肩膀。
后生抓鞭子的手关节发白,可看看媳妇和小闺女,只能狠狠的一甩鞭子,赶着驴拉的板车走了,连李枭手里的银元也没有接。只是对着李枭拱了拱手算是道谢!
看到后生走了,李枭信步走进了巨发赌坊。
四个打手盯着李枭一行走进了赌坊,却并不当做一回事。
京城黑白两道好赌的多了,可却没有人敢在五爷的赌坊里面闹事。
敢在这闹事,轻则打断手脚。
重的……!直接打死也不稀罕!
刚走进二门,就听到一阵巨大的喧哗声。这里面,比外面的大菜市还要喧闹。
李枭放眼看了看,一楼是挑空的。宽敞的大堂里面,放了十多张赌台。
就赌来说,这里面项目还真的挺全乎。
扑克、轮盘、骰子、牌九全都有,再看左边的耳放里面,那是一座斗鸡场。
右边比较大的耳房里面,则是斗狗场。
此时,正有两条凶恶的獒犬,在斗狗场上亡命的撕咬。
李枭只是看了一眼,就再次回到大堂上。
要说扑克这种东西,还是不太受大明人的欢迎。赌台前面的人并不多!
倒是黑白道前面,有不少人聚拢在一起,正大声喊着。
有些人瞪眼喊着:“单”“单”“单”
另外一些人,鼓着腮帮子在喊:“双”“双”“双”
所谓的黑白道,就是荷官从一堆棋子里面,随手抓出一把棋子。然后,一群人便拿着钱压单压双。
不管的哪一方赢了,赌场都会赔付一倍的钱。
这算是很简单的赌法!
而另外一座赌台上,则是有一个黑漆木的骰盅。
赌台上最显眼的,则是一大一小两块地方。然后边上,才是一二三四五六的豹子。也就是,三个骰子点数一致。
压大小,赔率是一倍。压豹子,赔率则是五倍。
如果出了豹子,而豹子又没人压,那就是庄家通吃。
这些赌台前面都围满了人,喧闹声差点儿就能把屋顶掀翻。
李枭皱了皱眉,他不喜欢这样闹腾。
信步走到了扑克前面,看到这里只有四五个人在赌。
跟别的台子比起来,这里显得十分冷清。当然,喧闹声也要小不少。
一个脸色灰败的家伙,随手扔掉了手里的纸牌,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抹了一把脸之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呵呵!可怜的家伙,估计又去找放印子钱的去了。”
“哈哈哈,这混蛋连房子都输了。再输,那可就得输老婆了。”
“他老婆挺白的,**还大。真要是赌,老子愿意陪他。”
李枭不声不响的坐到了赌台前,那个赌鬼留下的座位。
“这东西怎么玩儿?”李枭澹澹的说了一句。
“哈哈哈……!”旁边的几个人,抽了风一样的笑了起来。
“每次底一块银元,也可以多下,上不封顶。
每人发一张牌,然后要牌。二十一点最大,超过二十一点算是爆掉。你压下去的钱全都归庄家!
如果你不要了,庄家也可以继续要。庄家爆掉,庄家要三倍赔偿。
若是你们都不要牌了,谁的点大谁赢。两边点数一般大,庄家通吃。”
漂亮的女荷官倒是不以为意,毕竟京城里面喜欢玩扑克的人不多。
不会这种玩法的人也很多!
李枭点了点头,随手拿出一百银元的银票扔在赌台上。
“发牌!”李枭一挥手,顺子立刻掏出雪茄给李枭点上。
刚刚笑话李枭的几个人,脸色全都一变。
没想到,这还是一个大赌客。甩手就是一百银元,这可真不多见。
几个人面面相觑,都收回了自己手里的银元。
跟人家一百银元相比,自己这三个五个的,有些丢人。
“豪客啊!”
“嗯,是挺豪横的。”
“乖乖,一百银元的银票随手就扔出来了。”
“你看看人家嘴里叼的雪茄,我邻居姑妈的小儿子的干弟弟,就倒登过这东西。
听说最好的是什么古巴哈瓦那的,一根就要十五个银元。”
“不是吧,真的假的,会那么贵?”
“真的,比珍珠还要真。不信你去打听打听,我吴老二啥时候骗过人。”
“你拉倒吧,你嘴里就没几句实话。”
“靠,你说啥。”
“别吵,别吵!”
“这位先生,您如果想玩大的,可以去三楼的包间里面。”漂亮的女荷官看了一眼一百银元的银票,心里勐的一紧。
这赌台上,平日里就三两个,顶多五个银元的输赢。现在这位豪客一上来,就甩出一百银元。
“不是说上不封顶吗?就这赌!发牌。”李枭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的说道。
“豪横!真豪横!”
“这才是真的爷!”
“认识吗,这位爷哪儿的。”
“四九城里面藏龙卧虎,我看这位爷大有来头。”
“嗯!你看人间身后这几位,一看就是辽军。”
“又没穿军装,你咋知道的。”
“笨呐,只有老辽军才留这种短头发,人家这叫板寸!”
“你又知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